EN [退出]
防空导弹打蚊子>中国新闻

_专家分析王家岭矿难原因:本质是对生命的漠视

2017-11-19 16:25

《新闻1+1》2010年3月31日完成台本

——王家岭煤矿:安全为何“透水”?

主持人(董倩):

欢迎收看《新闻1+1》。

今天我们的节目关注“3•28”矿难,王家岭煤矿在建设之初的时候,公司的目标就是这样的,将以一流的设计,一流的工艺,一流的设备和一流的管理建成国内一流、国际领先安全高效的特大型现代化的矿区,言犹在耳,但是公司还没有正式投运就发生的“3•28”矿难,153名矿工至今仍困在地下。人们的问题就是,为什么在一切都是自许一流的现代化的大矿,会发生如此严重的安全事故?今天我们的节目会为您解析,首先我们还是连线中央电视台一直在现场进行采访的记者杨松涛,了解一下现场最新的情况。

杨松涛,你好。

本台记者 杨松涛:主持人,你好。

主持人:按照抢险指挥部的规定,在今天晚上的12点以前,就必须要达到每小时排水量两千立方米这样的一个目标,你目前在现场的了解,这个目标今晚是否能够达到。

杨松涛:你好主持人。

要想达到每小时两千立方米这个排水量的目标,最重要的是要安装两台大泵,目前这两台大泵正在紧张地安装过程当中,刚才我们跟抢险救援指挥部的一位负责人跟他了解,他说今晚是有望能够实现这个目标的。

主持人:如果这个排水量能够如期到达的时候,我们时候才能够看到,能够接触到这些被困井下的153名矿工?

杨松涛:这个问题是这样,就是说,刚才也是这位技术方面的负责人,他告诉我说,这个问题现在还不好说,因为要看井下的具体情况而定,现在需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把这个井下被水淹没的矿井能够露出来,能够让冲锋舟能进去,所以他现在觉得这个流量的测算目前还没有一个准确的一个说法。

主持人:截止到今天,救援的难度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因为今天我们看到,有一些媒体报道说,随着水不断地被抽下来,还会有新的水不断地涌进巷道,是这样的情况吗?

杨松涛:情况是这样,现在可以说救援的难度,其实是随着救援的工作的不断深入是越来越大,为什么呢?首先在设备安装上,因为原来的时候,巷道里面是空的,现在巷道里随着之前已经安好的管道,里面空间可以说越来越狭小。

另外一方面,就是说,现在需要安装的水泵的功率,流量越来越大,水泵的体积也会越来越大,所以整个里面空间比较小这样的情况下,可以说操作难度比较大。另外,现在包括这些工人,他们已经都连续工作很多天,包括我刚刚在旁边的一个小食堂看到他们很多人刚刚吃晚饭,而且现在天气越来越寒冷,所以说大家工作难度相对来说比较大一些。但是大家没有放弃救援的希望,都在争分夺秒,紧锣密鼓地进行工作。您刚才讲,会不会有水重新流到地下呢?我刚才也是采访了一个救援指挥部的技术方面的负责人,据他介绍,他们是担心,比如说抽上来的会不会通过某种方式重新再流到地下,他们现在正在派技术人员对此进行检测,明天将拿出一个文字方面的具体报告,但是目前他们还没有发现有抽到地上的水,重新又流到地下这样的现象。

主持人:松涛,最后一个问题给你。根据你的采访,现场的这些人有没有说153名矿工有没有生还的希望?

杨松涛:现在是这样的,大家都在争分夺妙、紧锣密鼓地进行救援,目前对井下的人可以说是还没有他们的消息,但是大家的确是对他们在底下的消息,现在是音讯皆无,但是大家都没有放弃希望,而且从理论角度上讲,现在有一些矿工他是有生还的可能性的,所以说现在整个救援工作还在加紧进行,包括您现在看到,现在整个现场它依旧是繁忙,而且从各地调运来的物资,现在继续地在往救援现场来运,包括我刚才从山下来的路上,还看到有运钢管的车,在整个救援现场附近,大概路上排了能有几百米长,都有各种各样的救援物资,包括现在随着救援的深入,如果是排水量加大的话,可能会有冲锋舟进去,现在就是说,这些冲锋舟,包括这些救生圈都已经堆积在那里,都已经准备好。

主持人:好,谢谢松涛给我们的介绍情况。

王教授,因为通过松涛的介绍,其实这153名矿工到现在到底能不能生还也是一个问号,生死未卜的情况下,我们谁都期望他们能够平安地生还。

王锡锌(特约评论员):对,其实正如刚才记者所说的,在井上只要有一线希望存在,这时候就毫无疑问所有的救援应该要继续紧张进行下去,而且我认为,这个时候对救援来说,已经真正到了需要抢时间,抢进度的时候了。

主持人:79个小时。

王锡锌:没错。在这里面我们看到,好像在这个点上,不论是在井上的救援,或许我们还可以想象一下,在井下的也许还正在坚持的153个矿工们,还有他们的家属,他们可能都在焦急地期待,我和你,以及我们所有的观众一起可能都要祈祷。这时候,其实生命的关注在这时候凸显出来了,其实如果那个前移的话,可能今天的焦虑和痛苦会少一些。

主持人:我们每一个人都期盼着这153名矿工能够生还,但是在这里,我们还要问一个问题,为什么在一个现代化的大矿里面,按说安全是让人放心的,还会出现这样的安全事故呢?

(播放短片)

解说:截至今晚21时30分,山西“3•28”透水事故已经过去整整79个小时,矿难的频发,让我们熟知72小时是黄金救援时间,此时此刻,每一分钟都事关生死,排水、抢险、救援还在继续,盼望、祈祷,人们在等待153名工人兄弟的讯息,也在追问惨剧的原因。

国家安监局局长骆琳和山西省省长王君昨天再次视察了救援现场,骆琳就王家岭煤矿存在的未探先掘,疏散时间长,管理不到位等问题进行了严厉批评。

2010年3月31日新闻

昨天,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国家煤矿安监局针对华晋焦煤有限责任公司王家岭矿“3•28”透水事故进行通报,初步分析是决定过程当中导致老空水区而引发透水事故。

陈俊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记者):昨天上午骆琳还有赵铁锤还有山西省省长王君他们一行三人到了现场,他们一到现场直接要求到现场去察看排水情况,往回走的时候遇到了我们这些媒体,主要就事故原因,向骆局长求教。在这种情况下,在事故的现场,骆局长作出了答复。

解说:昨天,面对记者,国家安监总局据骆琳难掩愤怒,事故发生以来,王家岭煤矿的不足,包括在建矿井安全生产责任落实不到位,安全管理不严格,隐患排查治理不认真等突出问题,而随后国家安监总局在网站的显著位置刊登了王家岭矿“3•28”透水事故的通报,其中提到此事故暴露的四个问题。

2010年3月31日新闻

该矿施工过程中,存在违规违章行为,未严格执行煤矿防治水工作,掘进工作面探放水措施不落实,劳动组织管理混乱,为了赶工期、赶进度,当班安排14个掘进队进行作业,作业人员过度集中,且领导干部带班情况不落实。

陈俊杰:实际的情况和骆局长所点出这几个问题是完全一样的,很多工人反映,他们在来的时候,并没有进行的培训,来了可能你今天到了,可能明天就得下去干活,有一个工人甚至说,他在这儿工作了32天了,这一个月当中,他没有见到一次探水。

主持人:《新闻纵横》的记者在采访王家岭煤矿工人时得知,该矿存在工人岗前不进行安全培训,完全前不探水,疏散不及时等问题,对于工人反映的情况,中煤集团一建公司没有给予正面回应,但在昨天的事故现场,国家安监总局骆琳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王家岭矿确实存在上述问题。

骆琳(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局长):施工企业在基建工程当中探放水管理的问题,规程上要求先探后掘,有疑必探。另外,在施工过程中安全责任落实的问题,还有整个施工工作面的组织,现场的管理这些方面存在着比较明显的一些差距和问题。

解说:对安全常识置若罔闻,对工程进度却分秒必争,莫让进度抢走安全,今天新华社每日电讯在王家岭矿难警示的时评中提到,事故发生前的3月27号,提前完成工期,早一天出煤依然是王家岭矿建设工地上最响亮的口号。在用争第一的激励下,王家岭矿发生事故前三个小时,施工人员已发现有露水现象,但工程兵未就此停工。事实上,去年8月当地媒体就曾报道称,华晋公司董事长多次深入王家岭煤矿公司现场办公,要求尽一切可能加快项目建设,就在事故发生前一天,山西一家媒体在头版称,在王家岭煤矿项目工程工地,工人们正在加紧施工,矿井项目将于10月份投入运营,提前5个月完成工期。

2010年3月31日新闻

施工安全措施不落实,工作面出现透水征兆后,没有按照规定及时撤人,和采取有效应对措施,隐患排查治理不力。

解说:而王家岭矿施工方中煤一建项目部一位工作人员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说,就在事故发生前三个小时,工作人员发现一工作面少量出水,然而一小时后,项目负责人征求现场专家的意见,得到的答复是可以施工。而中煤集团相关负责人对此解释说,巷道内有露水,反映很多,其他煤矿都曾经有先例,升井后发现一切正常,就像喊狼来了一样,喊的多了,就没有引起重视。

骆琳:从总体情况看,从发现透水到最后职工的撤离,这个时间上应该说时间相对比较长,这也有在应急管理上,发现情况问题,迅速组织断电,采取撤离的措施,这应该是我们在应急上反应应该更快捷,更敏锐一些。

解说:可是,骆琳局长所说的应该并没有发生,就像应该先探水再开采,应该先培训再下井,应该尊重生产规律一样,一道道安全门被轻易地突破,最终通向了一道死亡之门,如今人们依旧在祈祷,祈祷153名工人能够平安出现在矿井门口,救援仍在继续。

字幕提示:2010年3月30日王家岭煤矿群众在等待搜救信息,身后是一个废弃的安全生产倒计时牌。

主持人:其实如果我们分析这场事故的原因也简单,根本原因就是在于事故责任人虚掩了安全这道门,你把这扇门虚掩了,那么事故也就自然趁虚而入。我们不妨来看一下王家岭煤矿透水事故暴露出的主要问题有四点。第一点,该矿施工过程中存在违规违章行为,掘进工作面探放水措施不落实,换句话说就是未探先掘。

王教授你看,我们以前在说到小煤矿、黑煤矿的时候,会有这样的问题,只要是我为了牟利,我为了得到经济利益,我可以无所不顾,我就管我的挣钱,所以我不用去执行煤矿防治水规定,但问题是,为什么在这样的大矿里面,也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王锡锌:如果谈到小企业,原来的小煤窑、小煤矿等等,可能是它一个是“利”字当头,为了“利”字可能会把矿工的生命置于利益之下,这可能是一个方面。但是今天,如果对比同样的原因,不过可能是换了一个主体,一些大的煤矿,它可能也是要谋取利益,因此真正的安全生产规程保护的是谁,保护的是我们井下的矿工,保护的是他们的生命,如果说没有把这个生命放到比利益更高的位置,不论是小煤窑,还是大煤矿都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比如说,我们看到关于探水这一块儿,安全监管总局煤矿《防治水规定》里面讲的非常清楚,在水害情况查明之前,严禁进行采掘活动,这个是非常绝对的,那么这里可以说,大型企业,小型企业也好,它都是知道,其实还是“利”字当头。

主持人:大矿和小煤窑它毕竟主体是不一样的。

王锡锌:应该说,大矿它应该有更高的这样一种安全意识。

主持人:责任意识。

王锡锌:没错,我们讲到是一个应该,但是这样的应该能不能变成现实,其实还取决于我们能不能够把我们应该有的责任落实,这个责任最重要的就是对安全的高度责任感。

主持人:我们再来看官方分析的第二个原因,是为了赶工期、赶进度,作业人员过度其中,且领导干部带班制度没有落实,领导没有带班,当我们看到这次事故发生的时候,就发现被困井下的153名矿工绝大多数都是农民工,而且没有经过上岗前的必要的培训。在这种情况下,领导带班就更加重要,为什么在这个大型的现代化的煤矿,这一点反而也是形同虚设?

王锡锌:其实领导带班制度,我们来也强调很多次,领导带班制度有两个很重要的目的,一个目的是为了安全,因为领导干部他可能受到更多的训练,更强的安全意识,可以很容易地判决。另外一个,说白了也有一种捆绑的意味,因为如果说领导也下井,一旦出现一些隐患情况,领导干部可能也考虑到自己的安全。

主持人:灾难是不找人的。

王锡锌:没错。

主持人:我们再来看第三个官方的原因,工作面出现透水征兆后,没有按照规定及时撤人,还有采取有效的应对措施。我们看,在短片里面也说了,在事故发生前三个小时工作人员就发现一个地方少量出水,一个小时之后,项目负责人征求了现场专家的意见,现场专家说,是可以施工,我们来看国有大矿,它配备了这个现场的专家,这是非常好的,但是如果现场专家得到的是这样的一个结论,那我们又如何去解释?

王锡锌:的确我们没有任何不知道任何技术上的情况去判断这个专家他是如何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的,可以施工,这意味着他要对安全高度的有把握,我们现在许多这种对隐患,比如说发现出水,表明有隐患存在,而这种隐患存在,所威胁到的是矿工的生命安全,有时候隐患的确是概率性的,所以如果碰到这种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我们应该把生命放在第一位的位置,这时候我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所以专家在这里,做出这样一个可以施工的判断,到底它的结论是不是百分之百的排除,如果不能百分之百的排除危险的发生,其实本质还是对生命的一种漠视。

主持人:王教授,用简短的语言给我们分析一下最后一个原因,今年3月份以来多次发现巷道积水,但是一直没有采取有效措施消除隐患,为什么按说这个像这种大型的现代化的煤矿,人们自然而然的感觉,就是说你的安全系数应当高,但是没有像……

王锡锌:这里恰好是王家岭这次事故中一个比较独特的因素,就是它为了赶工期、赶进度,要效益,为了这个工期,为了进度,让安全放到了第二位,所以这次安全为什么透水,可能如果仅仅就表象来说的话,它这个特点的原因就是永争第一,为了进度不顾安全。

主持人:好,我们再连线一下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陈俊杰,这两天他一直在采访。他采访了山西省省长,安监总局局长,还有煤炭局局长,还有煤矿的负责人。

陈俊杰你好。

陈俊杰:董倩老师好。

主持人:根据你这些天的采访,你分析为什么在这种现代化的大型煤矿会发生这样的安全事故?

陈俊杰:其实你刚才说这个问题,一直是一个老问题了,就是不管是国有矿,还是私有矿,它都会出现安全事故,如何避免这个安全事故,其实与管理者有很大的关系,我们是要追求安全生产还是要追求GDP,如果忽视了安全生产,单方追求GDP,那么必然追求到的是一个带血的GDP。在我这个采访过程中,我就发现,王家岭煤矿它其实就存在这样的问题,我在它的指挥中心发现它确定的三年发展目标,提的一个口号是“五五二三三”,这个是什么意思呢?它的意思就是2011年产值要达到5.5亿,利润达到两千万,在岗职工年均收入要达到三万,成巷进尺突破三万米,这是它一个口号,其实也就是它一个任务。通过这个任务来看,其实这个任务量还是很重的,所以说它这个要抢进度、抢工期,所以造成了这个事故。

主持人:好,谢谢陈俊杰给我们带来这个细节。

王教授,刚才陈俊杰说了一个“五五二三三”,当一个大型的煤矿把自己的进度设立一个如此明确的进度的时候,这是从自己企业的角度去考虑,但如果换个角度,站在一个工人的角度去考虑,他应当做些什么?因为我们注意到王家岭煤矿一直想把自己建设成一个现代化的矿区,现代化的含义到底是什么?

王锡锌:我觉得现代化不仅仅是技术,不仅仅是规模,可能涉及到一个最重要的理念,这个理念里面,我们通常讲的安全,我们看到很多的矿都有各种各样所谓的安全生产重于泰山,要安全,要效益等等这些口号,这些口号很重要,但是真正的落实,其实是到理念上,那就是我到底是把利益放在第一位,还是把这些矿工的安全放在第一位,矿工在这里面是弱势。但是生命应该说是重于利益的,如果忘记了这一点,那么我们可能看到的就是生命不息,安全事故不止,可能很多时候发生的,其实都是以往已经出现的。

主持人:换一个问题,在一开始我们也说了,王家岭煤矿在建矿之初就提到了四个一流,要一流的设计、工艺、设备和管理,那么当这些东西都一流的情况下,没有安全的一流,我觉得这些一流全都是空中楼阁。

王锡锌:应该说这些最重要的效益,特别是对这样的煤矿的一个最重要的效益,其实归根到底还是到了安全上面,如果我们从这个管理,什么叫管理的一流?管理的一流,我觉得对于生产来说恐怕最重要的是落实到你不仅仅是对你的产品,对你的利益,要有一种追求,最重要的可能还是对生命的这种追求。

当前文章:http://pg9sd.szielang.cn/post-fsn1b.html

发布时间:2017-11-19 16:25

苹果机器人布里茨视频  忧郁的弟第密码是什么  英语求职信范文及翻译  周杰伦的老婆怀孕照片  开黑  11aaa  打rank什么意思  色彩搭配技巧  菲拉格慕女鞋专柜价格  齐鲁银行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专家分析王家岭矿难原因:本质是对生命的漠视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玉林银魂冲神肉肉漫画_股市:成交大幅萎缩 是否有机会挑战半年线